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1nrc.com

【翻譯】人妻無慘(二)在丈夫面前被輪

               人妻無慘

原作者:相馬哲生

不負責翻譯:korirx(小彈珠)

             (二)在丈夫面前被輪姦

  從山丘往下看過去,城市的燈光顯得特別漂亮。

  「這邊是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密場所。」宮本貴之看著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新婚

妻子。

  菜穗子,今年二十四歲,比貴之還小兩歲,漂亮的臉孔露出微微的笑容,感

覺得出來剛結婚的幸福。些微修長的臉孔,明亮又有帶點誘惑的雙眼,粉色的薄

嘴唇總是帶著溫柔的笑容,這就是菜穗子。

  「好漂亮!竟然知道這種地方,貴之真是厲害。」

  菜穗子第一眼給人的感覺是有點冷艷感,不過實際上是非常清純害羞,平常

走在路上總是跟在男人後面讓男人牽著走,以這個時代來說是非常少有的類型。

還沒有什麼社會經驗,這樣的菜穗子當初剛進入貴之工作的公司時,還引發不小

的騷動,被社內員工評比為最適合當老婆的女社員第一名。

  兩天前才剛和菜穗子結婚,原本蜜月旅行是預定要去國外玩,不過這幾個月

公司有個很大的企劃正在進行,只好把原本的行程往後延,改為三天兩夜的國內

旅行。不過就算這樣,對於貴之來說,能這樣跟菜穗子兩人獨處也是非常幸福。

  「菜穗子……」放在菜穗子肩膀上的手稍微往自己這邊拉了過來,菜穗子有

點害羞的把頭靠在貴之肩膀上,貴之順勢將手放到菜穗子下巴,把頭抬了起來。

  「不要在這邊啦!」菜穗子笑著對貴之說。

  對如此清純可愛的菜穗子來說,貴之只有一點不滿,就是菜穗子那方面的防

禦很頑固。交往至今只經過半年,然後結婚成為夫婦,可是直到現在貴之只跟菜

穗子做過三次而已。第一次是兩人決定交往的時候,第二次是交往三個月後求婚

成功的時候,第三次就是結婚典禮當天晚上。

  結婚前跟菜穗子求愛幾乎全部都被拒絕了,菜穗子是說因為父母管教嚴格的

關係,希望等到結婚之後再說。雖然如此堅持有點困擾,不過這也是菜穗子清純

的魅力之一,隨然有點痛苦,不過也還能夠接受。

  兩天前,終於結婚了,想到從今天開始就可以自由的跟菜穗子抱在一起就興

奮得不得了。結果新婚夜當天因為喝得太多,結婚典禮結束後實在是太累了,只

做了一次就結束了,然後開始旅行的昨天,菜穗子肚子有點不舒服,沒有那個心

情,因此只好作罷。

  終於菜穗子今天身體也恢復了,旅行第二天,貴之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來品

嚐新婚妻子的全部。

  「沒有關係。這邊平常沒有人經過,而且我只是親一下而已。」貴之本來就

有心理準備會被菜穗子拒絕,不過可不能這麼容易地就放棄。

  「就算沒有人也是不行,在車子裡面我會不好意思。」

  「一下子就好了,我想感受菜穗子那柔軟的嘴唇。」

  「那……真的只能一下下呦!」菜穗子禁不住貴之的要求,只好閉上眼睛把

嘴唇嘟得高高的,臉頰也跟著紅了起來。

  貴之耐不住心中的興奮就這樣親了下去……就在這個時候,「咚咚」,駕駛

座旁的窗戶被人敲了兩下,貴之轉頭往外一看,一個外表看起來二十歲左右的年

輕人,戴著一頂鴨舌帽、穿著運動外套的男子正看著車內,一副看起來就像不良

少年一樣,露出很做作的微笑。

  一瞬間心中感到一股不安感。這種平常沒啥人的地方,這年輕人在這做啥?

不過貴之本身有練過柔道,真的有什麼事發生的話,也有自信能夠好好的保護菜

穗子。

  「有何指教?」貴之把窗戶拉下,看著眼前這個男的。菜穗子也很擔心的把

手放在貴之背後。

  「那個,你的後煞車燈有一邊壞掉了。」

  「耶……」想不到的問題,貴之嚇了一跳。

  前幾天才被開了一張禁止停車的罰單被扣了一點,要是因為車子整備不良,

等下又被開單的話,到時候累積點數到了可能會暫時被吊扣執照。工作上用到車

的時間很多,所以貴之還蠻緊張的。

  「啊……謝謝。」慌慌張張的下了車,看了看煞車燈,可是兩邊都確實的亮

了起來。

  『燈沒壞掉呀!』還在查看哪邊有問題的時候,這時聽到車門打開的聲音,

緊接著「噫」一聲,這時才發現上當了,原本坐在副駕駛上的菜穗子已經被幾個

年輕人給拉了下車。

  「喂……你們!」

  原本以為只有一個人,沒想到突然出現五、六個人,服裝雖然凌亂,不過卻

都穿著黃色系的衣服。仔細一看,最後面還有一個染金髮的女孩子。

  「不要輕舉妄動呀!」站在自己背後的是一開始出聲的年輕人,手上已經握

著金屬球棒。

  『糟糕了……』一下子就被逼到很糟糕的狀況了,貴之心想。

  「你……你們想怎麼樣?」看著兩個男人抓住菜穗子的雙手,其中一位還摀

住菜穗子的嘴巴,菜穗子看起來非常驚慌。

  「沒什麼,本來想說這麼棒的車停在這邊,仔細一看還帶著一個超可愛的女

孩子。你身上應該有帶錢吧?」

  「要錢的話就拿去,放開她,她會害怕的。」貴之趕緊從口袋掏出錢包。像

這種情況跟他們起爭執反而不好,既然對方目的是錢的話,趕快交出去比較好。

  「這位大哥還蠻識相的嘛!身上有多少錢呀?」

  「這邊就是全部了。」貴之把皮包的錢全部掏出來交給穿運動服男。

  「應該還有提款卡吧?」

  「這個時間你們就算把卡片拿去也沒用,等你們走了之後,我可以立刻申請

止付。」

  「真聰明呀,這位大哥,既然這樣就先把行動拿出來吧!」

  「行動弄壞了也是一樣,我知道這附近哪裡有公共電話。錢已經全部給你們

了,要是再把其他東西拿走,到時候我會去報警的。」

  「別說這麼多廢話,把行動交出來。」

  貴之手心已經開始冒汗出來了,雖然表面上裝作很冷靜,不過心臟卻跳得很

快,只好把行動跟現金全部交給運動男。運動男把現金塞到口袋裡之後,把行動

丟到地上用力踩碎,行動電話裡面有很多顧客的資料在,雖然有備份,不過最近

好不容易才要到酒店小姐的電話號碼卻無法復原了。

  『可惡!』很想衝上去狠狠地發洩一番,可是想到菜穗子在他們手上,只好

暫時先忍著。

  「那麼,如同這位大哥說的一樣,要是拿著提款卡去提款的時候被抓住那就

全完了,反正帶著這麼可愛的姐姐,那提款卡那邊就放棄好了。」男人們紛紛笑

了起來,抓住菜穗子的兩位年輕人還摸了一下菜穗子的臉。

  「不……不要!」年輕人們打算就這樣帶著菜穗子離開。

  「你……你們想做啥?別開玩笑了!」貴之著急的朝向菜穗子跑了過去,不

過下一瞬間腦後面傳來一股重擊,就這樣昏倒過去了。

     ***    ***    ***    ***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從後腦袋傳來一陣刺痛的感覺,貴之醒了過來。打

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從天花板垂下來亮著的電燈泡。想要站起來,才發現全

身已經被繩子綁了起來,動彈不得。

  「呦!醒來啦?」穿著黃色運動服的年輕人就這樣大剌剌的蹲在貴之眼前。

  看了一下四週環境,大約十坪大小,天花板垂著電燈泡,角落邊放著一堆雜

物。朝著黃色運動服那邊看過去,還有其他人似乎在忙著準備啥,天花板還有其

它像是照明裝置的東西吊著。再看看另一邊的角落,終於找到菜穗子了,她坐在

椅子上,很害怕地看著其他人。

  「你……你們想要做啥?」貴之試著掙扎看能不能解開繩子,不過繩子綁得

很緊,沒人解開的話,看來是沒辦法了。

  「放棄吧!我們呀,這種事很拿手的。你看,現在那傢伙正在準備錄影機,

等下拍下的錄像將會拿來恐嚇你,把你給榨乾。如果到時候拒絕的話,你太太羞

恥的錄像到時候就會公開在網路上了。」運動男很流暢的說著。

  在準備攝影機的是穿著皮革外套裡面一件黃色T恤的男人,另外一個穿著籃

球服的男人正在調整照明的樣子。年輕人們的動作非常熟練的準備著,看樣子剛

剛說這種事很拿手應該不是騙人的。

  感到一股寒意的貴之,想到自己跟菜穗子之後會變成怎樣,貴之開始害怕,

「等……等一下,你們不是要錢嗎,把我帶去便利商店,我把錢全部提出來給你

們,只要你們不要傷害我女朋友。」

  「啊?你在說啥?我們一開始的目的就是你的太太呀!宮本先生。」運動男

從口袋掏出貴之的皮包,從裡面拿出駕照。

  不只是名字,連住的地方也都知道的樣子。不,不只是錢包,還有衣服口袋

裡的名片。像這群準備週到的傢伙,要考慮連公司和所屬的職位都已經被查出來

了這樣比較妥當。不過菜穗子那邊是怎樣被查出來的?沒有駕照的她,為啥他們

會知道我們結婚了?

  「什麼意思……拜託,只有我女朋友……」

  「貴……貴之……」看樣子菜穗子發現到貴之已經醒過來了。

  「太好了,菜穗子小姐,妳丈夫已經醒過來了。」運動男站起來,朝向菜穗

子走了過去。

  兩人身份都已經被查出來了,本來想說要是有個萬一,男女朋友應該比夫妻

還要安全。貴之思考著接下來有啥辦法,不過頭還是暈暈的無法專心思考。

  「準備好了嗎?」看著拿著錄影機跟照明的兩人,兩人也都點了點頭。另外

還有兩個人,一個是金髮女孩子,另一個是光頭綁著黃色頭帶的男人。

  貴之就這樣躺在地上,只能看著自己新婚妻子害怕的樣子卻什麼都做不到。

  「那麼,首先就從基本的訪談開始吧!」運動男把椅子轉了過來,椅背向著

菜穗子就這樣坐了下來。

  「菜穗子小姐,幾歲?」運動男就這樣兩手抱著椅背,對菜穗子提出問題。

  菜穗子害怕得全身發抖,畢竟突然來到了這個不平常的舞臺,會害怕、恐懼

也很正常。

  「快點回答,妳也不想我們使用暴力吧?」運動男一直盯著菜穗子。

  「二……二……十……四……歲。」

  「和妳老公差了兩歲。在哪邊認識的?」

  「公……公司裡。」

  「真好,職場戀愛耶,對我們來說完全不可能發生呢!」運動男轉頭對拿著

錄影機的皮革男說著,皮革男也笑起來。

  「最早是怎麼開始交往?」

  「他……很……熱情的……約我……出去玩。」

  「不錯嘛,宮本先生,看不出來你還蠻強勢的。」運動男就像跟自己好友說

話一樣轉頭笑著對貴之說,不過貴之只感覺對方把自己當笨蛋一樣地笑著。

  「第一次做愛是何時?」

  「這……這問題……」菜穗子害羞的不敢說下去。

  運動男對著頭帶男打個暗號,頭帶男接近菜穗子之後,突然就把襯衫給撕了

開來。「不要!」淺綠色的胸罩露了出來,包覆著菜穗子的雙乳,連丈夫只看過

三次的胸部就這樣暴露在年輕人面前。

  「住手!」貴之大喊,不過靠近貴之穿著籃球服的男人往貴之橫膈膜處踢了

下去。無法呼吸,就像是被壓迫住的痛苦襲了過來,貴之倒在地上全身抽搐著咳

嗽。

  「問題一定要好好地回答,知道嗎?不然的話,妳老公只會更加痛苦。」運

動男用低沉的聲音說著。

  「啊……好……好的。」菜穗子的嘴巴不停地發抖,眼淚也一直流了下來,

臉頰彷彿多了好幾條筋一樣。

  「第一次做愛是何時?」

  「半……半年……以前。」

  「在那之後又做了幾次?」

  「兩……兩次。」

  「嗯?半年前做過之後,直到現在只做過兩次?不是還結婚了嗎?不要騙我

了。」運動男對著頭帶男又打了個眼神,頭帶男再次把被綁在椅子上的菜穗子的

襯衫繼續撕開來。

  「真……真的!不是說謊。」貴之抬起頭來,為了保護菜穗子繼續說:「我

們前天才結婚不久,菜穗子……在那方面非常堅持,所以……所以才會只有那樣

子。」雖然這樣說出來感覺有點丟臉,不過為了保護菜穗子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耶∼∼那和老公交往之前還是處女嗎?」

  「……不是。」因為恐懼,不想再被凌辱,菜穗子只好老實的回答。

  「第一次是幾歲?」

  「二……二十歲左右。」

  「對方是誰?」

  「大學的……指導教授。」

  聽到菜穗子說的話,貴之受到了打擊。因為之前貴之聽到的是在他之前只交

往過一個人,而且對方是比大她一歲的前輩,沒想到菜穗子竟然對自己說謊,簡

直不敢相信。

  「教授呀!對方幾歲?」  

  「四十……三歲。」

  「對方結婚了吧?」

  「……是。」

  再一次,這句話就好像一把箭射穿貴之的胸部。菜穗子竟然和對方搞外遇,

簡直難以想像,同時也想到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沒有說出來。

  「第一次的對象竟然是當情婦呀!不是說對那方面很堅持嗎?」運動男一臉

很開心的轉頭看著貴之,貴之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跟親愛的老公只做過三次對吧?」

  「是……是的。」

  「跟大學的教授做過幾次?」運動男還不猶豫的繼續追問下去。

  『不要再問了……我不想再聽了……』貴之只能含淚看著運動男。

  「不……不知道。」

  「怎麼了?」

  「做過……很多次。」

  菜穗子真實的一面一次又一次的暴露出來打擊著貴之。想到跟自己交往半年

只做過兩次,可是大學時代跟教授搞外遇,做到連幾次都不知道,完全沉溺在性

愛之中。自尊被慢慢地撕裂開,貴之快要無法呼吸。

  「很多次的話,一週大概幾次呀?」

  「一週……見面兩到三次……每次見面最少都做兩次……」

  「很常做嗎?當然有高潮過吧?」

  「是……是的。」

  沒想到菜穗子對性愛還蠻熟練的。跟貴之之間的性愛並不會很激烈,雖然本

人總是說很舒服,不過沒看過到達高潮的樣子,可是跟大學教授之間,達到無數

次的絕頂。

  「喜歡怎樣的體位?」

  「後……從後面來。」

  「這麼有氣質的臉,竟然喜歡像隻狗一樣趴著被人上啊!」

  「啊……對不起。」

  「你知道嗎?宮本先生。」

  怎麼可能會知道?到目前為止只做過三次,每次都是標準的正常位,想嘗試

看看別的姿勢卻都被菜穗子因為害羞的理由而拒絕。

  「怎麼好像不知道的樣子,你太太蠻淫亂的嘛!話說回來,不知道這邊變成

怎樣了?」運動男站起來走向菜穗子,之後蹲在菜穗子前面,兩手抓住貼得緊緊

的膝蓋,然後用力地打開。

  「啊啊……不要……」菜穗子把頭轉了過去,淺綠色的內褲就這樣被大家看

到,荷葉邊的設計,整體來說非常可愛。

  「嗯?這是什麼?來個特寫吧!」運動男揮手把皮革男叫了過來。

  皮革男拿著錄影機對準菜穗子的股間拍攝:「內褲已經有濕濕的痕跡了,本

來以為是個大小姐,沒想到意外的淫亂呀!」

  「啊啊……不……不要看……」菜穗子很想把大腿闔上,不過兩腳分別被運

動男和皮革男抓住,無法闔上。

  「這麼有氣質的臉,女人果然剝掉一層皮都是一樣的。」金髮女笑著說。她

因為有化妝,看不出來實際幾歲,不過感覺應該不到二十歲,說不定只是國中生

而已。

  「以前有被綁起來過嗎?」運動男站了起來抓住菜穗子的頭髮。

  「啊……啊啊……」凌亂的頭髮,滿臉都是淚水,看不出來是那個一直都很

清純可憐的菜穗子。

  「有……有的。」不知道是對暴力感到恐懼,還是淫亂的本性被激發出來,

菜穗子很老實的說出真話。

  原本以為菜穗子是很傳統的人,沒想到卻有跟人搞過外遇的經驗,貴之已經

不知道要相信什麼才好。

  「喜歡口交吧?」

  「喜……喜歡。」

  「那麼,好好地伺候我吧!」運動男說著把腰帶解開拉下拉鍊,露出很有特

色的四角褲來,兩腿之間就跟一座小山一樣,看得出來陰莖應該很大。

  「沒……沒辦法做。」菜穗子搖搖頭,露出恐懼的表情。

  「現在沒問妳會還是不會,做就是了。」男人把四角褲拉了下來,把那漆黑

的肉棒掏了出來。

  運動男表面上看起來很像職業摔角手,肉棒的尺寸也比一般日本人的平均明

顯大上許多,長約二十公分,直徑接近五公分,很有精神的朝著天空挺立起來。

  「啊啊……拜託……不要……」貴之忍受不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拼命地搖

頭。

  「喂,太太有幫你口交過嗎?」

  有過一次,那還是第二次做愛的時候懇求之後得到的。那時候的菜穗子很害

羞的伸出舌頭舔了幾下龜頭,然後就結束了,沒想到那清純的樣子是在演戲。

  「啊啊……不要……不要再污辱……菜穗子了……」

  「什麼話?太太自己也承認了不是,說很喜歡口交。難道說你沒有被好好的

伺候過嗎?既然這樣,那就認真看吧,看看你太太認真起來的口交。」運動男握

住自己的肉棒接近菜穗子的嘴巴。

  「開始吧!既然大學教授有教過,如果弄得我不舒服的話……」運動男打個

眼神給籃球男,壯碩的籃球男輕鬆的把貴之抬了起來,讓他站著。

  金髮少女靠近,把貴之的腰帶解開來,「啊哈!大哥哥勃起了。」少女把內

褲脫掉說著。貴之的肉棒就這樣露了出來,不敢相信的是在這種狀況下肉棒還是

挺了起來,處於半勃起的狀態。

  「妳老公也開始興奮起來了,真是太好了!要是妳等下沒有專心弄的話,就

把妳老公的雞雞給切掉。」運動男使個眼神給頭帶男。

  頭帶男從口袋拿出蝴蝶刀來,慢慢地靠近貴之的肉棒,「啊啊……不要!」

菜穗子嚇得把眼睛閉起來。

  「很討厭對吧?我也不想看到雞雞被切下來呀!既然這樣就好好加油吧!」

運動男把那淺黑色的龜頭往菜穗子的紅唇貼了上去,「嗯嗚……」菜穗子只好皺

著眉把年輕人的肉棒給含了進去。

  新婚妻子的嘴唇就這樣被運動男的肉棒給玷污了,「啊……啊啊啊……」貴

之當場崩潰得快要站不起來,可是籃球男從背後壓住讓他連跪下來都辦不到。

  半勃起的陰莖感受到金髮少女那滑順手指的碰觸,金髮少女握住肉棒的根部

緩緩地摩擦著:「完全站了起來呢!還蠻堅硬的嘛!我呀,最喜歡這種硬硬的肉

棒了。」

  「妳也不要一下就這樣,看到好男人就一下貼了上去。」頭帶男無可奈何地

說著。

  「我也可以快樂一下吧?」少女詢問運動男的意見。

  「喂,這位太太,等下給妳看看示範吧!」運動男抓住菜穗子的頭,把嘴巴

當成肉穴般的突刺,「嗯嗚……」菜穗子整個臉痛苦起來,嘴角邊流出泡泡般的

唾液出來。

  「不……不要了……不要再這樣了。」

  就算菜穗子有許多秘密,不過她是自己的妻子這件事是不會變的。而且是兩

天前才剛結婚的新婚妻子,就這樣在自己的眼前被強迫含住其他男人的肉棒。

  「沒關係啦,大哥哥就好好地陪我玩吧!」說完,金髮少女就把貴之的肉棒

含了進去。

  「咻嚕」的聲音,少女吸吻著肉棒,臉頰深深的陷了下去,舌頭也沒閒著的

繞著肉棒,使用整個口腔黏膜玩弄著肉棒,非常技巧高超的口交。

  「啊啊!」貴之受不了的叫了出來。

  「搞什麼呀,這傢伙怎麼好像一下就要射出來了?」站在貴之旁邊拿著小刀

的頭帶男說著。

  「沒辦法,柚香的口交技術在店裡面也是第一名呀!」皮革男笑著說。

  看樣子金髮少女是在風俗店工作的樣子,舌頭動的感觸跟普通女孩子完全不

一樣。

  「喂,仔細看著,妳老公好像快要射了,妳也要好好努力才行呀!太太。」

運動男抓住菜穗子的頭髮往貴之的方向看了過去,菜穗子的眉毛成了八字形,很

哀怨的眼神看著貴之。

  貴之看到新婚妻子的臉,不自覺的把頭轉了過去。這個反應傷透了菜穗子的

心,妻子閉上眼睛開始主動的吞吐運動男的肉棒。

  「就是這樣,要做的話還是辦得到嘛!嘴巴含緊一點,多動點舌頭。」運動

男也跟著前後擺動腰部,把那粗長的肉棒在菜穗子口中抽送著。

  「嗯……嗚……嗯嗯……」雖然只插入一半肉棒,菜穗子就痛苦得不得了,

不過菜穗子還是慢慢地把肉棒往喉嚨深處吞了進去。說痛苦當然很痛苦,可是身

體深處的慾望之火也被點燃起來了。

  「沒錯,越來越好了,出點聲音吧!」運動男開始像畫圓一樣,攪拌著妻子

的口腔,「咕啾、咕啾」的淫穢聲響起,妻子「咻嚕嚕」的吸著自己的唾液,發

出「啾啾」的聲音動著自己的頭。

  「哈哈哈,太太越來越厲害了,看來那位大學教授交了妳不少東西嘛!在哪

邊做愛妳最有感覺呀?」

  「嗯嗚……車站的……廁所裡……被強迫拉進去……咕嗚……」

  「從後面上了妳嗎?」

  「是……是的。」

  那位清純的妻子,被大了不知道幾輪的大學教授掀起裙子,只把內褲拉了下

來之後就這樣站著從背後侵犯的樣子。想到這畫面,貴之的肉棒也好像要燃燒起

來似的。妻子曾經如此淫蕩過,從來沒有想過。

  「難不成,肛交也有過經驗?」運動男抓住妻子的頭部,就像要深入喉嚨底

部般的動著,如果以前沒嘗試過的話,就算會吐出來也不奇怪的深喉嚨凌辱。不

過菜穗子只是表情稍微痛苦一點,還是把二十公分粗大的男根給吞到底,運動男

把腰部往後拉了出來,菜穗子嘴角流下黏稠的口水。

  「啊……是的。」含著眼淚,菜穗子無力地點著頭。

  在結婚之前的要求幾乎都被拒絕的那位妻子,實際上連肛交的經驗都有過,

這事實打擊著貴之。

  『既然這樣,為什麼不和我做呢?難道……』貴之想道:『難不成到現在還

忘不了大學教授,所以一直避免跟自己做嗎?』

  貴之的疑問,運動男也感覺出來了,「只跟丈夫做過三次而已,卻跟搞外遇

的對象連肛交都做了,難道你們還沒有切斷關係嗎?」運動男抓住妻子的頭髮,

把頭抬了起來。

  「已……已經……沒有再見面了。」

  「那最後見面是什麼時候?」

  「三……三個月前。」

  一直到最近,而且到婚約確定前後還一直有在見面、做愛。貴之想道:『難

道不跟我做也是因為大學教授的關係嗎?』

  貴之感覺到內心深處有什麼東西碎裂開來,不過眼淚已經流乾了,想責備妻

子的話也說不出來了。貴之就像個廢人一樣不知道看著哪邊,不過股間的肉棒卻

像別的生物一樣高高挺立著。

  「這女的真棒呀!還劈腿,這麼可愛的臉蛋真的看不出來。」

  「看這裡,一副受到打擊的臉,可是只有這一邊。」金髮少女把肉棒吐了出

來,用細長的手指摩擦著沾滿著口水的肉棒,十五公分的肉棒依然挺立著。

  「嗚……啊啊……」貴之受不了的發出喜悅的聲音,肉棒全體感到麻痺,尿

道熱了起來,前端已經有些透明的液體跑了出來。

  「好像要射了樣子?不行,不能這麼快。」金髮少女從口袋裡拿出釣魚線,

綁住貴之肉棒的根部,本來快要爆發的快感就這樣又被壓回體內去了。

  「啊啊……嗚……」

  「這樣的話,想射也沒辦法了。」少女伸出舌頭一陣一陣舔著肉棒背面的經

脈,「啊啊啊啊啊!」從來沒有過的快感衝向下半身,雄壯的男根想要追求爆發

的快感而抖動著,可是因為根部被綁住的關係,因此無法射出來,肉棒好像瘀血

一般的開始變色,再這樣下去不知道會怎樣。

  「妳看,妳老公好像很痛苦似的,妳就乾脆全部說出來吧,說妳還愛著那個

男的。」

  「不……不是的……已經……」

  「可是,妳那被開發過的身體已經完全變得淫亂不堪了。在丈夫面前舔著別

人的肉棒,那邊也應該濕了吧?」

  「啊啊……那是……」菜穗子無法否定的看著運動男。

  「站起來,讓我確認看看。」

  「拜……拜託……至少到我丈夫看不到的地方……」

  「妳再說啥呀,你也很讓丈夫看吧?」運動男抓起菜穗子的雙手,把她拉了

起來。

  兩手被綁在後面的新婚妻子,襯衫已經幾乎沒有作用的穿在身上,淺綠色的

胸罩包覆著的膨脹就這樣露了出來。對貴之來說只看過三次的乳房,原本以為是

清純沒有污染的果實,結婚之後可以好好的染上自己的顏色,結果那個妻子已經

被別的男人調教成淫亂的女人了。

  運動男把妻子的裙子拉了起來,露出內褲來。菜穗子沒有抵抗,也許是知道

抵抗也沒有用,乾脆放棄好了,還是就像運動男說的,自己也想讓丈夫看也說不

定。

  年輕人接著把內褲脫了下來,淡淡的秘毛就這樣露了出來,妻子的秘毛已經

吸滿了愛液黏成一束一束。

  「已經濕成這個樣子了,好像在要求我們進去一樣。」

  「是……是的。」妻子一邊說著,就像是自己要求插入的感覺,把那美麗的

屁股挺向年輕人那邊。

     ***    ***    ***    ***

  男人的肉棒靠了過來……在丈夫面前被人侵犯,可是菜穗子的秘穴卻又熱又

濕,彷彿感覺得到身體裡的需求。

  『對不起……對不起,親愛的……』一直以來隱藏的秘密全部都被不良少年

們給暴露出來。一開始拒絕丈夫的要求就像運動男說的一樣,只想把自己的身體

給大學的教授。

  大學的教授——森崎,是菜穗子的第一個戀人。

  一開始就知道他已經結婚了,不過聽到夫婦之間早就完了,很快就會離婚,

菜穗子一直相信教授說的話。等到發現全部都是在說謊的時候,已經過了三年,

大學也畢業開始工作了。

  剛開始工作的時候,來邀約菜穗子的人男性其實很多,不過幾乎全部都拒絕

了,當然跟森崎的存在還有不信任男人這部份也有點關係。不過在那之中,只有

貴之跟別人不一樣,非常誠實,而且真的打從心底愛著自己,還沒跟森崎分手

的時候,慢慢地被貴之的愛給打動了。

  『可是……我卻……』在結婚之前盡可能的不要做愛,其實是怕自己淫穢的

部份被發現而被討厭。

  菜穗子和森崎之前玩過很多手段,各式各樣的體位,肛交和使用道具做愛,

SM、戶外暴露、大學上課中、躲在講桌下面舔弄著森崎的肉棒等等。越在不正

常的狀況下越能感到興奮,與其說是森崎調教的成果,或許菜穗子與生俱來本性

就是如此,看到男人的肉棒,秘穴就會不自覺的濕了。

  「嗚嗚……」手被綁在後面,被其他男人看著,自己丈夫的肉棒正被其他少

女舔弄著,這種異常的狀況反而點燃了菜穗子的性慾。

  「滋噗」的聲音,運動男已經將他的肉棒塞進菜穗子的密穴。菜穗子仰起頭

來緊緊的咬住嘴唇,要是不這樣的話,一下就會叫出來了。

  「放進去了,裡面好緊呀!」運動男只把肉棒的前端放了進去,緩緩地運動

腰部,用那粗壯的雁首玩弄著入口處,濡濕的密穴被粗大炙熱的男根折磨著,額

頭也開始冒汗。

  「嗯……嗚……嗯哼……」

  雖然年紀看起來只有二十歲左右,不過玩弄女人的技術非常熟練;不只是經

驗豐富,看這個樣子,被侵犯的女性也不在少數。

  「怎麼啦!如果很舒服的話就叫出來吧!」運動男突然把肉棒給刺了進去,

「噗」的一聲,一股爽快的感覺在密穴中炸了開來。

  「哈嗚!」菜穗子拚了命咬住嘴巴,不過還是忍不住發出聲音來。或許是不

想聽從年輕人的擺佈,也許是不想在貴之面前展現出來。

  「不要再忍耐了,這淫亂的樣子不想被丈夫看到嗎?現在都已經沒關係了,

你跟大學教授之間的事全部都被知道了,妳就好好的享受吧!不好好出聲的話就

把妳丈夫的肉棒切掉呦!」

  運動男的腰像是畫著8字形在膛內摩擦著,「咕啾、咕啾」的聲音從接合處

發出來,密穴也開始洩出那炙熱的體液。「啊……啊啊……啊啊啊……」黏稠的

愛液流到大腿上的感覺,慢慢地奪走菜穗子抵抗的力量。

  『對不起……原諒這麼淫亂的我,親愛的……』被沒看過的年輕人侵犯,卻

很有感覺,已經不知道要如何面對丈夫了。『就算這樣,也不能讓丈夫被切掉,

全部都是為了救自己心愛的丈夫……』菜穗子找到說服自己的理由,開始享受男

人的抽送。

  不再繼續忍耐之後,下半身開始傳來波浪般的快感,「嗯∼∼」菜穗子開始

隨著男人的抽送自己動了起來。

  「終於想做了?比剛剛還要緊,真是不錯的名器呀!」運動男很舒服的瞇著

眼睛,動作很大的進行著活塞運動。粗大的男根在體內深深的突刺,閃光般的快

感在體內爆發開來,這種感覺以前跟森崎在一起的時候所沒有過的。

  「如何,肉棒深深的在體內塞得滿滿的,感覺很舒服吧?」

  「啊啊……是,是的……非……非常舒……服。」

  「跟妳丈夫的肉棒比起來呢?」運動男就像拳擊手打出刺拳一樣的,用龜頭

戳著膛內的其他地方。看著菜穗子的反應,的確是有戳到性感的穴道。

  「啊啊……你……你的比較……棒。」

  「有沒有聽到?我比你棒耶!」運動男很輕鬆的轉頭看著貴之。

  被金髮少女舔著肉棒的丈夫,整個人完全失神一樣,眼神渙散,嘴巴閉不起

來的流著口水。

  「好像是受到太大的衝擊,嘴巴閉不起來了,不過肉棒還是很有精神的挺立

著。」

  少女的口交太過舒服的樣子,貴之的陰莖就朝天空挺立著,看著丈夫變成這

樣實在是很痛苦。被看到自己淫亂的一面,不知道丈夫未來還會不會愛著自己?

不過隨著運動男的撞擊,理性也漸漸地崩壞,失去正常的判斷力。

  『如果……真的沒辦法的話,至少也要救到貴之……』想到這裡,只有靠自

己讓這個男的滿足才行。菜穗子想著,不管多麼的恥辱也只有忍耐。

  「啊……請把我……弄得亂七八糟的……好好的欺負我。」菜穗子為了讓不

良少年們注意自己,故意說出這樣的話,不希望他們再繼續虐待丈夫下去了。

  「自己要求起來了耶!我有沒有聽錯呀?」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啦!」頭帶男也解開自己的腰帶走了過來,看樣

子要準備開始輪姦了。

  在今天以前,菜穗子還沒碰過森崎跟丈夫以外的男人,準備要被男人們的慾

望毒牙給侵犯了。

  「啊啊……那樣……不行……不要這樣。」

  「剛剛不是自己說了,要我們好好的欺負妳。」

  「兩個人同時上吧!」運動男先把肉棒從菜穗子的密穴拔了出來,然後對準

肛門壓了上去。

  「同時玩弄兩個洞嗎?不錯耶!」

  「等下輪到我呀!」從錄影機的畫面看著這一切的皮革男笑著說。

  「快點上吧!」籃球男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看著。

  「反正,你們就先等一下吧!」肉棒把小菊花給撐開來塞了進去,儘管以前

有過肛交的經驗,不過運動男的肉棒實在是大得快把菜穗子的肛門給撕裂開來。

  「嗚哇……這個肛門真是不賴呀!」露出舒服的表情,運動男的肉棒已經有

一半進去了。

  就這樣連接的狀態坐在椅子上,運動男就好像抱著小女孩尿尿的姿勢一樣抱

著菜穗子的大腿,露出那整個被愛液潤濕的密穴出來,密穴週邊的陰毛濕潤的貼

在肌膚上顯得特別淫穢。

  「這麼的濕,誰要先上?」運動男開始慢慢地動起腰部來,猛烈的肉棒就這

樣攪拌著直腸。

  「啊……啊……不要……」肛門被侵犯,密穴等著被其他男人的肉棒插入的

姿態,全部被錄影機給拍了下來。受到如此的暴行,可是身體好像要麻痺似的,

密穴流出泛白的體液來。

  「嘿嘿,那我先來吧!」頭帶男把拉鍊拉了下來,雖然他的陰莖比不上運動

男的粗大,卻也是很有精神的挺了出來。

  「那麼,要進去了。嗚哇!好溫暖呀!」龜頭插了進去,頭帶男開始感受裡

面的溫度。同時間,運動男也在持續地抽插,密穴跟菊花兩邊同時傳來的快感,

好像要把菜穗子給融化掉一樣。

  「這樣如何?」頭帶男一口氣把肉棒全部塞了進去,「咻噗」的淫穢聲音響

起,膛內的愛液也噴了出來。

  「嘿嘿嘿,噴潮了說。」

  「動得這麼激烈,你肉棒的感觸都傳到我這邊來了。」運動男兩手使力,搖

晃著菜穗子的下半身,「嗚哇……不要搖得這麼用力,好像一下就要射了。」頭

帶男激烈地活動著腰部。

  「啊……啊啊……不行……」菜穗子看著頭帶男,直覺地感覺到頭帶男會直

接射在裡面。

  「怎麼了,今天是危險日嗎?要射的話,當然要射在裡面呀!大家今天都射

在裡面讓她懷孕吧!」運動男很有餘裕的攪拌著直腸。

  「啊啊啊……不要……只有這個不行。」菜穗子流著淚拼命搖頭。

  「有啥不好?新婚就懷孕不是很幸福的一件事麼?既然這樣,到時候我們來

幫妳的小孩取名字吧!」運動男很高興的說著。

  「嘿,你來取名子呀?你夠格嗎?」

  「吵死了,快點射在裡面吧!她好像要高潮了。」運動男開始激烈地動著,

越過直腸壁給予頭帶男的肉棒施加刺激感。

  「啊啊……糟糕……要射了。」

  「嗯嗯嗚……」這一瞬間,菜穗子首先達到高潮,整個密穴緊縮起來。

  「啊啊……這傢伙先去了……嗚……好緊……啊啊……」頭帶男的肉棒就噴

射出來,炙熱的精液在膛內散了開來。

  上次生理期來剛好是兩個禮拜前,以週期性來看的話,剛好是最容易懷孕的

時候。菜穗子一邊感受著絕頂的快感,一邊想著最壞的結果而震動著。

  「下個是誰?要射得滿滿的呀!」頭帶男發出惡魔般的笑容,把肉棒抽了出

來。

  才剛達到高潮,第二次的頂點又要到了:「啊啊啊……」

  「又高潮的樣子,真是敏感的女人。今天會去幾次,我們來挑戰看看吧!」

  「總之,現在是兩次。我來第三次吧!」把錄影機交給頭帶男,皮革男也鬆

了鬆腰帶,準備把膨脹的股間給掏出來。

  『要到什麼時候……這個噩夢才會結束……』

  快要失去意識般的轉頭看向貴之,金髮少女用女上位的姿勢騎在丈夫上面。

貴之就像一匹野獸一樣發出奇怪的吼叫聲,陰莖的根部被綁住的狀態下和少女交

合,因為無法射出而意識崩壞一樣動著。

  或許,噩夢才正要開始。

  菜穗子感受著第三人的肉棒進入密穴深處,接著而來的快感讓菜穗子失去了

意識。

                【完】

===================================

  首先謝謝大家的回覆,大家說翻得好實在是太抬舉我了,然後有點抱歉的是

目前我是先翻短篇為止,一來先試試看,畢竟第一次發帖,二來這樣不會有斷尾

的問題,所以上篇那個就到那邊就結束了,沒有後面了。

  我自己也是覺得收在那邊就好了,總之第二篇,有任何缺點或問題都可以提

出來。謝謝大家!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1nrc.com